你猜比黑洞引力更大的是什么

2019年4月10日,人类历史上首张黑洞照片发布,在全球各地同时刷了屏,这是人类首次通过图像直观的看到黑洞的样子。虽然公布的黑洞照片令不少吃瓜群众失望,有的人说像面窝,有的人说像取暖器,更有甚者说黑洞像花呗……

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三段话,就像三把钢刀插在我的心口里,无法拔出,也无法止痛。

我的这个举动让父母很不理解,也许在他们这代人的眼里,每个月向银行还五千多的贷款,和借高利贷没什么两样。

对了,之前那个编写 “熊猫烧香病毒” 的李俊,好像也只有中专学历。

2009年初,受金融危机影响,公司开始拖欠工资,几个月后,老板跑去香港,从此再无音讯。

5月,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和同事一起提交劳动仲裁之后,提出离职。几个月里,为了交房贷,我又陆续向父母借了两万块钱。

我想去互联网公司,因为更有发展,职位更高,技术氛围更佳。

老婆要我去通讯企业,因为福利更好,更稳定,更有保障。

2005年初,我25岁了。

从此,我白天上班,晚上调整系统至凌晨一两点,几乎每天晚上如此,坚持了半年。

与装机相比,每个月的收入涨了好几百,反正我一上海本地人又不用交房租,只要能吃上编程这碗饭,没钱都无所谓。

“你什么时候才能够成熟一些?和你在一起那么多年,儿子要读幼儿园了,你怎么还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又为我们考虑过吗?”

带着这样的自负心态,我觉得虽然市场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但我找工作不会太困难,甚至应该会出现多家公司争抢我的场景。

就从那时起,有些认知在我的心中埋下了种子,比如我将来的家就应该带电梯,有车位,有繁茂的绿化带,凭什么我要去住老式的公租房?比如一到炎热的夏天,人家都开车上下班,吹着空调,看着路上的风景,凭什么我要去挤那臭气熏天的公交车?

很显然,他们无法理解我的心情。

2010年初,有位猎头小徐找到我。他是我在09年找工作期间认识的众多猎头中,关系相对较好的猎头之一。

作为一名直男,也很清楚的知道,抱怨父母会视作不孝,去偷去抢会被抓去坐牢,因此,我只能把赌注压在自己的未来上。

当时我正就职于某金融业软件公司,由于是乙方公司,生活规律被完全打破,没完没了的现场服务与出差,或者动不动就要封闭式开发,别说陪老婆逛街购物了,每天能多捞着几个小时睡觉,就已经感觉快乐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信命,或许是因为无奈吧,似乎天下一切不幸的事情都在一瞬间砸向了我;

这样的节奏,几乎天天如此,我坚持了一年。

写到这里,我还是没忍住自己的泪水。

此时,我的工资收入是每月税后1万元,每月贷款5400元。

有趣的是,咱们中国有种文化也是犹如黑洞一般的存在,它非常神奇,具有无限的奥秘和吸引力,能够在中国源远流长,无论朝代如何更迭,始终是主流思想,这就是中国的儒家思想。

第二是资金压力,当时全职总人数已经突破10人,每个月靠几位股东均摊颠覆,虽然我们几位股东都不拿工资,但每月七七八八的成本加起来,也要十万开外。

在我看来,通过多年的努力,我已成功的摆脱了 “贫困”,住上了有电梯,有公共绿化的商品住宅,又把自己的收入从一千多提到了一万多,回报率高达十倍以上。

我只想抓住难得的商业机会,不想将来后悔,这难道有错吗?

我当程序员的第一个月工资是1200元。

本次集资总额为一百万,由我们三位股东均摊(小徐,我,BD老大),目的是为了上半年开支,坚持到上半年风险投资到位。

先说说高学历的,像清华或交大计算机系毕业的高材生,无论当初是玩着进的,还是努力拼搏进的,只要能顺利毕业,基本都被互联网名企招募一空。

他与我们签署对赌,如果投资引入成功,我们需支付他投资金额的1%作为回报。

在几次争论之后,我听了老婆的话,接受了通讯企业的Offer,原因是我老婆的一句话。

每次与父母见面都要被说几句:“何苦把自己逼成这样,当时劝你的话为什么就不肯听呢?你是高材生吗?还真把自己当白领了?”

要知道,此前的猎头公司一般都采取 “底薪 + 3%或5%” 的方式,而平台采取的是 “无底薪 + 70%” 的方式,这无疑对那些踏实肯干的猎头们,是一股强心剂。

刚向爸妈借了几万块钱买完了家居,婚礼的费用又凑不齐,于是问身边朋友又借了一部分,总算一切就绪了。

市场想进一步有发展,BD想进一步有突破,都需要更多的资金。

由于路况较差以及超载和超速行驶等原因,尼日利亚交通事故频发。

2001年,我自学JAVA,后来去了某软件公司实习,几个月后顺利转为正式开发工程师。

在开发系统的过程中,我渐渐了解到这个系统的商业模式,是通过 “先由平台与用人企业签署猎头合同,再让猎头在平台上做单,成单后,平台与猎头共享猎头佣金” 的方式,打破传统猎头公司与猎头之间的不对等关系。

在我的印象里,低学历的人动手能力强,思维较为发散,而高学历的人学识素养高,思想较为聚焦。

很多年后,我似乎才渐渐明白,坐办公室的未必是白领,而白领未必需要每天都坐在电脑前。

2010年10月,平台业务的规模扩大到一百万交易总额。我也招了三位全职技术开发。

万事靠自己,这是我懂事后明白的第一句话,也是父母从小对我的教育。

用我们的话说,就是做个私单,赚俩零花钱。

2011年1月,我不听老婆的劝阻,提出离职。回到家中,老婆要和我离婚。

也许是天生的自卑感,外加低学历的人实践能力强,态度认真,我的技术能力与经验在这几年里进步的很快,与之相匹配的就是薪资和职务。

现在想来,当时是不仅愚蠢,而且不切实际。

经朋友牵线,加上几次面谈,我们找到一位在业内比较有声望的投资前辈,大家都叫他吴老师。

幸亏我爸留给我一张好嘴,花言巧语,算是把我老婆稳住了,可今年的股东集资款,又把我难住了。

那为什么儒家思想具有如此神奇的“黑洞效应”呢?也许它也正如很多科学家猜想黑洞存有类似时空隧道入口的“奇点”一样,儒家思想的核心“奇点”就是“仁”。“仁”强有力的生命力不是向外侵蚀,却是反射到自身,变成了一种刚强而无害于人,热烈而并非幻想,勤奋却依然从容,极致积极而丝毫不计成败的伟大雄厚气魄。 “仁”延绵数千年不衰,使得儒家思想具有超前性。

“好不容易消停了一年,好端端的外包费用被你退了,你还把自己的年终奖投到了这家破公司去,我就搞不明白,你究竟得到什么了?”

曾有人告诉我,程序员是个快乐而不后悔的选择。

何况每次重要的会议,都必须等到我下班后才能开始,有时遇上个堵车,只能因故取消。

我每天只花七分的力气,就能完成所需的工作。如果想要提出些改进建议,压根没人离你。

我只想摆脱 “用时间和代码换取钱花” 的工作方式,这难道有错吗?

在交付尾款的时候,我向小徐提出了入伙合作的请求。

爸妈说,我们现在住的这套两室一厅给你结婚用,虽然不在市中心,也不是什么高档住宅,小夫妻俩过过日子绝对够了。

那什么是黑洞呢?简单来说,黑洞是一种超质密天体,其体积趋向于零而质量无穷大,由于具有强大的引力,无论什么物质,只要进入其史瓦西半径,都会被它吸入,就连光也无法逃脱。

三个月里,我使出浑身解数,但始终无法找到一份称心的工作。

“能不能收起你的黄粱大梦,踏踏实实的为我们一家人考虑下?”

在随后的两个月里,我拉拢了几个朋友,利用业余时间没日没夜的赶制工期。

和想象中一样,在这种企业中工作,一切都是那样的按步就班。

我们知道,历史上中国经历过了很多少数民族入主中原的年代,例如:蒙元、满清,但是我们依旧承认这些朝代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原因之一就是他们信奉儒家文化,行中华之礼。这在世界历史上绝无仅有,这也是儒家文化神奇的“撕碎重整”再辐射的黑洞效应。

说句玩笑话,被当下程序员们嗤之以鼻的 “996” 作息时间,如果放在当时,我们也许会觉得是极其幸福和附有人性化的制度。为什么?因为在一年里,我们起码有2/3的工作时间,是在 “9点上班,11点下班,周日休半天” 的节奏中度过的。

看到这里你可能觉得我是在乱扯,其实不然,中国的儒学和黑洞,真有不少相似之处。

2005年底,我基本顺从了父母的意见。

很多人都认为,黑洞是虚空的,是空无一物的,但是研究表明,黑洞实际上还发散出大量的光子。同样,儒家思想也绝非如有些人想象的那样空洞,甚至因循守旧,充满奴性。它既 “积极进取,刚强正义”在内,又“珠圆玉润,温柔敦厚”在外。儒家思想最大的闪光点,可以凝聚为八个字:“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这八个字表现了儒家的真义,也是几千年来中国人崇尚的强者精神。

当年发工资和现在不同,搞张卡,一转账。老板们通常喜欢搞个大皮箱,把每个人的工资放到信封里,当面点清,然后拿走。

所以说,儒学和黑洞何其的相似,它所涵盖的内容,一点也不比黑洞少。古典文献学者刘建立博士的《中国儒学迭代史》课程已在爱奇艺上线,通过这门课程,我们可以对儒学全知正视,一起探寻“儒学黑洞”的真实面貌

2006年初,我不听父母的劝阻,与银行签订了近70W的房屋贷款,在浦东中环附近买了一套商品期房。

爸妈再三强调,别多想,有份稳定的收入就行了,我们不图什么,也不强求什么。

首先,黑洞具有巨大的引力,儒学同样也有巨大引力。儒学思想被中国社会广泛认同,构成了中华文明的支柱,逐渐演变成了民族的精神食粮。从古至今,儒学亦能够远播海外,辐射到东南亚和东北亚国家,乃至非洲,形成一个巨大的”儒学文化圈”,这靠的可不是武力强制输出,而是其精神内核。目前这个”儒学文化圈” 犹如“黑洞”还在不断吸引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

2009年9月,我拿到了某国资通讯企业的Offer,职位是高级软件开发。同时,我还手握另一家互联网公司的Offer,职位是架构师。

为了表示诚意,我退还了小徐的所有开发费用,单方面垫付了朋友们的开发外包费,并以技术入股的形式加入了创始团队。

因为不爱读书,我勉强读了个中专,学的机械维修专业。

人生本来就是这样,因为痛苦所以改变,因为收益所以坚持。

其次,我们知道,根据量子物理学的研究,黑洞虽然对外具有极大的引力,但黑洞中的信息是不可能被消灭的。同样,儒家思想的内核也是不会被消灭的。儒家思想虽然经过历史上几次大的浩劫,如秦始皇“焚书坑儒”、近代“打倒孔家店”,可是无论时代变迁、王朝更替几何,儒学经历多少磨难,多少诋毁,儒家的思想依然光彩熠熠。正如孔子的学生子贡说:“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平?多见其不知量也。”(仲尼是诋毁不了的。别人的贤德,好比是丘陵,还是能攀援的。仲尼,是太阳和月亮,是无法攀越的。一个人即使关起门来不看日月,那么对于日月来说,又有什么伤害呢?只不过显示他自己的不自量力而已。)

警方已就事故原因展开调查,同时呼吁民众谨慎驾驶。

或许是被2008年的事件吓怕了,我不仅被老婆狠狠骂了一顿,还不客气的揪起了老账。

随着业务规模的进一步扩大,我们遇到两项较为棘手的问题。

按我父母的意思,该结婚了,再过几年,他们可以抱孙子了。

2008年初,我刚装修完新房,开始筹备结婚的各项事务。

2008年10月,好不容易婚礼办完了,欠父母和朋友得债也要慢慢还,但是公司这边又出事了。

再说说低学历,二十年前,当年的电脑城风靡一时,那时我还是个电脑白痴,每次见那些怀揣中专学历的装机高手在满是英文的屏幕前摆弄,内心总觉得非常钦佩。

找我的事情也很简单,他要做一个类似现在猎聘网的猎头平台,想让我帮他完成。

爸妈又说,不要眼高手低,不要总想着贷款,万一工作丢了怎么办?万一有突发情况怎么办?

在很长一个时间周期内,我的心情难以恢复,因为我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十年过去了,我至今任然能回想起当时的心有不甘。

以前常听人说,上海人地域优越感太强,做生意不行,没魄力,太会算计,只能打工。

第一是我的时间,由于日常的问题与需求逐渐增多,仅靠电话、QQ的沟通已经无法满足要求了。

我的家庭背景并不富裕,父母都是普通的劳动阶层,还或多或少的受到了90年代下岗风波的影响,唯一的住房也是九十年代动迁的时候分配得到的。

当时对于我来说,虽然经济压力逐渐缓解,但经济形势还很拮据。所以没多问,爽快地答应了。

再说说资金的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找一位投资顾问,帮我们拿风险投资。

今天写到这里时,我内心依然不是滋味。

我真的失业了吗?当初信誓旦旦,如今啪啪打脸,我的职业未来在哪里呢?

不过,当时国内的经济形势正逐渐受到金融危机爆发的影响,很多软件公司纷纷倒闭,我们的业务发展也受到了很大的制约。

我问父母,成家要先有房,没房哪来家?

随着职场的变动,我周围的同事和交际圈开始变大,在这些人中上海人不在少数,他们大多住在市中心,房屋宽大,家庭条件富裕,不是名牌大学毕业,就是留学回来的海归。也许是我外向的性格,与许多人相处的非常好,他们时常请我去家里玩,也许就因为这样,我的心态开始产生了变化。

先说说我的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辞职,全职投入。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这句话是谁发明的?太有道理了。

八月的天气,热得邪乎,我花了200元给爸爸买了几箱啤酒,并挺直了腰板跟家人说 “我坐办公室了,我收入也过千了,从今往后我也成为都市白领了。”

当时的我,确实感受到了。

2000年毕业,我去了某电脑城做装机工作。

小徐很高兴,双方一拍即合。

从2001年的夏天起,我进入了一个机械式工作的节奏中,一个月拿着比几千多点点的工资,每天重复着大致相同的工作,原本生活中常用的词语,也逐渐被代码、架构、流程及数据库这些专用名词替代……也许因为年轻,并不觉得累,反而觉得乐在其中。

第三,黑洞具备吞噬物质后“撕碎重整”再辐射的能力。英国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说,“黑洞只是看上去处在形成之中。后来,它就会向外辐射其吞噬的物质的所有信息。不过,这些信息已经被黑洞撕碎、打破和重整了。”巧了,儒家思想也具有包融、整合各种文化思想的能力。儒家自诞生之后,受到很多学派和宗教的冲击,例如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并逐渐发展,鼎盛时期有“南朝四百八十寺”之盛况。但其不仅没有对儒家思想造成毁灭,还经过不断融合,产生了全新的中国佛教。山西悬空寺“释迦牟尼、老子、孔子”三教一室,也显示了儒家思想的高度融通性。而儒释道长期并存,互相渗透则融合构成了中国文化的新主流。

“如果这家互联网公司再倒闭呢?你现在是有家室的人,马上就要当爸爸了,你为我们想过吗?这一年多的痛苦,还不够吗?”

的确,我已经过了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的时期,有时家庭的温暖,比虚无缥缈的职业发展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