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宿哈维小白走后梅西不再是原来那个梅西

阿根廷球员胡安-卡洛斯-赫雷迪亚曾在1970年代效力巴塞罗那,谈到梅西的改变,他认为哈维和伊涅斯塔的离队是一个转折点。

“当他们从他身边拿走了哈维和伊涅斯塔,梅西就再也不一样了,”赫雷迪亚说,“我看到他再也没有那种活力了。”

当地时间7月8日,美国的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以及由加利福尼亚州10所公立大学组成的行政系统加利福尼亚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先后发声表示,将起诉美国政府。

目前,美国为国际留学生提供两种类型的学生签证,即F-1(适用于大多数高中、大学和其他学术课程),以及M-1(适用于职业或非学术课程)。只有被“学生与交流访问者项目”(SEVP)认可的学校录取,国际留学生才能获得签证。SEVP是美国国土安全部使用的数据库。

一些学校预计,国际留学生的入学率将出现下降。据国际教育研究所的数据,在每个类别(本科、研究生和非学位课程)中,国际留学生入学率均有所下降,在2018-2019学年,国际留学生入学人数为269383,远低于2015-2016年300743人的高点。

今年3月,当新冠病毒大流行发生时,包括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和纽约大学等高校都采取远程教学的方式应对新冠病毒的传播。而当时,ICE还允许国际留学生保留签证资格。

多所大学拟起诉联邦政府

由于美国新冠疫情依旧严峻,一些计划秋季开学的学校,正试图在公共卫生安全与保证教学质量之间寻找平衡。而美国政府此时在留学生签证问题上做文章,引发各方批评。

另据美国商务部数据,2018年,国际留学生为美国经济贡献了450亿美元。

米切尔说:“这一指导提出的问题多于答案,弊大于利。”他认为,ICE应当允许所有持有有效签证的国际留学生继续接受教育,无论该学生是在美国还是在其本国,也无论其选择何种学习方式。

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政策不断受到批评。今年6月,为能让本土民众在新冠肺炎疫情纾缓后,获得经济复苏带来的工作机会,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暂停绿卡以及外籍人士工作签证发放,涉及H-1B、H-2B、J-1、L-1等签证类别,这些限制措施于6月24日生效,一直持续到今年年底。此举引发美国科技行业批评,行业内人士警告称,这一决定将削弱美国招募顶尖人才的能力。

此举引发全美上下震动,国际留学生争先恐后地试图弄清楚新规定将如何影响他们的生活。他们向大学顾问发送信息,一些人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他们的担忧,并发起“Abolish ICE”(废除ICE)活动,指责ICE的最新指南剥夺了学生的学习权利,并且阻碍了美国对于优等人才的吸引。

新举措也将对那些严重依赖国际留学生的美国大学造成重大打击。国际留学生是许多美国大学的主要收入来源,因为他们多缴纳全额学费。

ICE的新规定意味着,已经持有签证的国际留学生必须转学到可以提供当面授课,或者远程和当面授课兼有的学校。

为了应对病例激增,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根据总统令,所有国家机构可以实施“灵活的工作方式”,比如轮班工作。

当地时间7月6日,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称,国际留学生为保留自己的留学生签证,必须参加面对面授课。如果其选择完全进行网络学习,将被剥夺签证。

据环球网报道,新规发布当日,美国白宫请愿网站上出现了一项有关留学新规的请愿,要求ICE撤回相关决定,并列出了以下几点理由:美国大学可能因此过早开始面对面授课,导致疫情风险升高;国际留学生每年为美国经济贡献41亿美元,很多学校和研究项目需要这笔资金;理工系公司需要国际人才。截至当地时间7月8日晚,在不到3天的时间里,请愿已经募集到超过23万个签名。

当地时间7月9日,加利福尼亚州也计划加入这一行列,反对美国政府在疫情期间逼迫留学生离美。

然而,针对各高等学府提请的诉讼,白宫新闻秘书麦克纳尼7月8日回应称,“参加线上课并不需要签证,国际留学生应起诉他们的学校,而不是联邦政府。”

25日,土耳其前副总理阿里·巴巴詹(Ali Babacan)表示,他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但健康状况良好。现年53岁的巴巴詹还说,他将继续在家工作。

次日,加利福尼亚州多位官员也透露将发起诉讼。该州总检察长泽维尔·贝塞拉表示,美国政府的这一新规威胁到了付出努力才获得在美学习机会的留学生群体,他们的健康和安危也因此会受到影响。

美国教育委员会主席特德·米切尔(Ted Mitchel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新的ICE指南令人“恐惧”。

土耳其内政部表示,包括首都安卡拉在内的14个省份,将禁止举行部分庆祝活动。另据一份全国性通知,在土耳其14个省份,婚礼最多可持续1小时,并禁止举办婚礼舞会或派对等。

当地时间7月8日,由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以及由加利福尼亚州10所公立大学组成的行政系统加利福尼亚州大学决定就此事起诉美国政府。

“如果梅西留下,我们需要看到最佳版本的梅西,俱乐部必须花很多钱来确保这一点,巴萨需要按照梅西的要求去做。”

特朗普本人还在新规发布后特地发推,要求美国各高校秋季必须“重新开放”。他在日前白宫的一场活动上称,新冠疫情对年轻人的威胁小,因此为保证学校秋季复课,将对州长们施压。

哈佛大学校长拉里·巴科(Larry Bacow)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学校认为ICE的新指南无疑是对解决一个复杂问题采取了一种简单粗暴、一刀切的方法,为在线上课的国际留学生给出了离开美国或转学的局限性选择。这也将学校为平衡教学质量与卫生安全挑战所付出的努力付之一炬。

巴科表示:“我们将与全国其他大学紧密合作,共同规划前进的道路。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以确保我们的学生能够继续学习,而不必担心被迫中途离开美国。”

赫雷迪亚还认为,梅西不会离开巴萨。“我不认为还有其他地方,能够比你从13岁起就一直在的地方更舒服。”

国际留学生入学率将受影响

“如今的梅西,必须自己设定比赛,他必须进球,主罚任意球,很多很多。他把一支欧洲伟大俱乐部的责任都扛在自己肩上,如果梅西不在,巴萨根本没法比赛。”